明朝那些事兒1:洪武大帝 第1部:洪武大帝 第三十章 離勝利只差一步

  但他鼓動不了自己,絕對不能。他比誰都清楚自己到底是個什么貨色,什么天子天命都是狗屁胡說,只要盛庸那鋒利的大刀在自己的脖子上輕輕的作一個旋轉動作,他也會像其他人一樣多一個大疤且可以保證絕對不會長出第二個頭來。

  盛庸實在太可怕了,他太了解自己了。他的陣勢是如此的完美,那令人生懼的火器和箭弩足可以把任何攻擊他們的人射成刺猬,除了拼死作戰,沖鋒陷陣,似乎也沒有什么更好的制敵方法。

  自己固然是劉秀,可是盛庸卻絕不是愚蠢的王尋。

  三年了,這實在是一條過于艱辛的道路,沒有一天能夠安枕無憂,沒有一天可以心無牽掛,整日盼不到頭的是方孝孺那言辭尖利的討伐文書、一批又一批的討逆軍和天下人那鄙夷的目光以及每日掛在口中的“反賊”的光榮稱號。

  而這些并不是朱棣最恐懼的,他真正害怕的是失敗,即使天下人都反對自己,但只要造反成功,自然會有人來對他頂禮膜拜。但問題是他真的能夠成功嗎?打敗了無數的敵人,卻又出來更多更厲害的對手,勝利遙不可及,遙不可及!難道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嗎,在恐懼中度過每一天,然后去面對明天那不可知的命運?

  坐在黑暗中的朱棣靜靜的沉思著,但思考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恐懼也沒有任何用處,該來的始終會來,去勇敢地迎接即將到來的命運吧。他站起身,走到營外,注視著那無盡的黑夜。

  “天快亮了。”

  【第二次中獎】

  這又是一個晴朗的天氣,清澈的河水伴著水聲不斷奔涌,初春的綠草已經開始發芽,但此時此地的人們并沒有欣賞美景的心情。

  他們身著盔甲,手持刀劍,即將開始第二次拼殺。

  在戰役開始前,雙方布置了自己的陣型方位,北軍東北向布陣,南軍西南向布陣。按說這種布陣方向應該只是無意為之,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估計朱棣本人也不會想到,正是布陣的方向決定了這場戰役的結局。

  此戰仍是朱棣首先發起進攻,他一改之前策略,率領騎兵從盛庸軍兩翼同時發動進攻,其目的無非是想使盛庸顧此失彼,然后找出他的破綻發動攻擊。朱棣打了一個不錯的算盤,但盛庸這個精明的商人讓朱棣失算了。

  盛庸早已料到朱棣的這一招,他的軍隊左右翼都十分強悍,完全沒有留給北軍任何機會。雖然北軍奮力沖擊,仍然無法攻破盛庸的軍陣。雙方鏖戰甚久,不分勝負。但兩軍的主帥心情卻是完全不同。  6/12   首頁 上一頁 4 5 6 7 8 9 下一頁 尾頁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